二战之我是蒋纬国:第252节 坚城(2)

    回复?为什么要回复?蒋纬国耸耸肩,别睬他!理他简直是看得起他!

    不行啊,必须要回复的。唐生智颇为不忍地指了指司令部外面,蒋纬国看到七八个满脸惶惶不安神色的老百姓正在外面等着。

    怎么回事?蒋纬国问道。

    他们是镇江的老百姓。唐生智说道,日军让他们来给我们送劝降书,同时扣押了他们的家人,如果他们不按时回去,他们的家人就要遭到日军毒手的。

    蒋纬国感到一股怒气直上胸口:唐长官,这事交给你吧!

    唐生智点点头,他随后写了一份回复函,措辞不卑不亢,没有太凌厉,这是为了防止日军一怒之下戕害这几个无辜百姓:

    回呈松井大将,倘若我中华大军兵临东京城下,松井大将等诸位必定拼死而战,尔等身为军人,自当粉身碎骨以卫国土、国都、天皇,眼下贵军兵临我中华国都南京城下,鄙人亦然,敝国领袖蒋介石委员长尚在南京,鄙人更不得不肝脑涂地,以尽军人天职,两军交战,各为其主,鄙人与南京军全体将士恭迎松井大将等诸位不请自到之举。

    中华民国南京卫戍司令部副司令长官唐生智上将

    写完回复函并交给那几个送信百姓后,唐生智想起什么,问蒋纬国:委员长呢?

    蒋纬国笑了笑:还在憩庐。唐生智此时并不知道南京的蒋介石只是替身。

    唐生智点点头,显得十分感慨地道:没想到,委员长居然如其所言,至此也不离南京,生智诚惶诚恐,万般不敢辜负委员长之空前信任啊!

    蒋纬国再次笑了笑:唐长官,这里就交给你了,我父亲要对南京军全体将士发表广播讲话,我去那边帮忙了。

    放心,放心。唐生智连连点头。

    跟唐生智告别后,蒋纬国走出司令部,柳无垢正在外面等着,她此时是《中华英雄报》的副主编,主编是那个林庚白。柳无垢是才女,林庚白则是大才子,他早年曾在上海创办《长风》半月刊,所以有着办报纸办杂志的经验,让这两人负责《中华英雄报》确实是人尽其才。上海乃至苏南沦陷后,创立于上海的中国报业龙头老大《申报》不得不撤往武汉、重庆等地,至于《大公报》等报纸,处境也差不多,大报纸都这样,更何况是那些形形色色的中小报纸,数以千计靠笔杆子吃饭的报业人员从上海一路西撤,先后涌入南京的数以百计,而愿意留在南京的也有上百人,蒋纬国正好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创建《中华英雄报》,总报社就在南京。

    今天是《中华英雄报》的正式创建日,时间跟南京战役完全同步。

    柳无垢既是副主编,也是记者,毕竟她靠着跟蒋纬国的关系,肯定能采访到更多的、更生动的、更内幕的新闻,实际上,她纯粹就是整天围着蒋纬国转,把蒋纬国当成一座挖之不尽、掏之不竭的新闻金矿。柳记者,上车!展开你的第一次采访吧!蒋纬国对等他的柳无垢招招手。

    好啊!柳无垢显得神采奕奕,她显然对这份新工作乐在其中。

    还有我!跟柳无垢一起来的方冰冰显得更加兴奋。

    欢迎,欢迎。蒋纬国十分客气。

    蒋纬国好歹是领导,肯定不会亲自开车,也肯定不会坐在副驾驶上(万一遭遇刺杀,副驾驶位置是很危险的),所以车子里是这样的:孙涛开车,柳无垢坐在副驾驶上,蒋纬国坐在后排中间位置,杨梅坐在他左边,方冰冰坐在他右边。

    从卫戍司令部到憩庐,短短十五分钟的路程,蒋纬国感到又痛苦难熬又暗暗很享受,因为方冰冰一直小动作不断,三个人坐在汽车后座位上,虽然略挤,但还不是特别的挤,但方冰冰明显很故意地贴在蒋纬国身上,不停地有意无意地用身上某个软绵绵的地方摩擦蒋纬国,搞得蒋纬国心猿意马。蒋纬国第一次见方冰冰时没怎么看得太仔细,这次算是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哪里像记者,倒像是妓者,但她确实也有这方面的雄厚资本,身材高挑火辣得可以去当内衣模特,双峰挺拔傲人(蒋纬国一边目不斜视地偷看一边暗想比杨梅还大),标准的鹅蛋脸、水汪汪的美目明眸,鼻梁修挺、黛眉如柳,当之无愧的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留着一头民国时期新潮女子的推波纹发型,活脱脱就像后世电影《金陵十三钗》里的那个玉墨,两条腿又白又长就算了,偏偏还穿着一件两边开衩到大腿根的紧身旗袍,凹凸起伏的优美曲线因此而毕现无遗,更是使得她整个人愈发地妖娆妩媚、性感撩人。

    二公子,你好了不起啊方冰冰满脸都是类似于后世脑残粉见到偶像时那种近乎夸张的崇拜,语气活像后世那个姓林的女明星,你可是委员长的儿子啊,居然亲自上前线,你太了不起了

    哪里!哪里!方小姐过奖了蒋纬国一本正经但心里暗暗得意不已,崇拜老子的女人多了去了,漂亮女人也多了去了,但又崇拜老子又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他正享受着这种令他陶醉不已的虚荣心时,猛然间眼睛余光看到坐在自己另一边的杨梅脸色发黑地紧紧盯着自己和方冰冰,顿时被吓得慌忙收起满脑子的不健康思想,做出坐怀不乱状。

    二公子,你能不能说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义无反顾地上战场啊?方冰冰一边用一种让蒋纬国不敢对视的暧昧眼神看着蒋纬国一边取出纸稿和钢笔。

    这个嘛国难当头嘛,匹夫有责嘛蒋纬国有些语无伦次,原因无需多言。就在这时,轰的巨响在车子前面二三十米外晴天霹雳般怒绽开,继而是一团呼啸而起的火球。孙涛大骂一声,急忙刹车,车里几人一起在惯性作用下向前猛地撞去,方冰冰一下子跌扑在蒋纬国身上,杨梅则拦扑在蒋纬国身上,蒋纬国同时感到脖子上一股像被针扎了的轻微刺痛,还有几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他脖子上,等他从头晕目眩中回过神来,愕然地看到杨梅右手抓着方冰冰的那支钢笔,她的手掌已经被刺伤流血,笔尖则在蒋纬国脖子上轻轻地划了一下。你给我小心点!杨梅怒视着方冰冰。

    方冰冰被吓得花容失色:我我不知道会突然间刹车

    你手还好吧?蒋纬国心疼地抓住杨梅的手,老孙,快拿医药箱!

    纬哥!你看前面!孙涛急声喊道,语气里充满极度的焦躁和惊惧。

    蒋纬国几人一起向前看,顿时都大吃一惊,因为刚才那声爆炸就是在憩庐里,密集的枪响声随即传来。不许动!站住!大批侍卫队的侍卫在憩庐附近的几条街巷里奔跑呼吼,同时开枪射击,明显是在追捕什么人。

    委员长他孙涛慌忙拔枪下车,杨梅和蒋纬国也都拔枪下车,保护蒋纬国的卫队在蒋纬国身边训练有素地形成密不透风的人墙,卫兵们几十支冲锋枪一起子弹上膛,几十双眼睛一起警惕如鹰地环顾四周上下。蒋纬国随后看到侍卫长王世和脸色铁青地带着一队侍卫从憩庐里大步流星地走出来。

    堂哥!蒋纬国奔跑上前,怎么回事?

    王世和咬牙切齿地道:有日本间谍或汉奸摸到憩庐这里来,试图刺杀伯父。王世和是蒋介石的侄子,称呼蒋介石为伯父。

    我父亲他蒋纬国失声惊叫。

    伯父受了伤王世和显得极度懊恼悔恨,我真是失职!

    怎么会这样蒋纬国瞠目结舌。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