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之我是蒋纬国:第282节 焦城(2)

    与此同时,日军的舰炮轰击巨响中又响起了震天撼地的汉语喊杀声,龙潭镇、浦口区、紫金山、雨花台等多个南京外延主阵地上,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与无数的刺刀一起朝着日军滚滚席卷而去,愤怒的汉语怒吼声响彻云霄。这是南京战役爆发后,南京军第一次大规模地主动反击日军,脱离堑壕工事,转守为攻的南京军必然会迎来很不划算的战斗,他们在野地上跟日军展开厮杀,死伤比例几乎注定会是一比一,但部队还是出动了,目的跟鱼雷艇、飞机是一样的,用鲜血来吸引和干扰日军的注意力。

    出发了。欧阳四海、卜潇再度向蒋纬国敬礼。

    蒋纬国回礼,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要是说什么平安归来都是屁话,因为鱼雷艇水兵们、蛙人特种兵们注定九死一生。

    突击部队从岸上走到江边,正式出击。鱼雷艇官兵们驾驶着鱼雷艇,蛙人们则乘坐在一种油老鼠土制小潜艇里。这种油老鼠小潜艇是南京军里一个叫齐泽远的中尉参谋设计的,他原计划用于进行水下快艇攻击,使用这种水下快艇满载炸药、金属钠、白磷,由敢死队员驾驶,在水下潜行攻击日军军舰。不过,这个办法被改进了。每一艘鱼雷艇后面拖着一艘油老鼠,里面乘坐着4名蛙人特种兵。接下来,鱼雷艇会拖着油老鼠冲向日军舰队,但在战斗爆发前放下油老鼠,油老鼠自动沉入水底,然后再依靠上面的柴油发动机进行潜行,正式抵达目标陆奥号战列舰下方后,油老鼠里的蛙人们会打开舱门(舱门位于油老鼠的底部,所以打开后,江水不会灌入里面),油老鼠停在水底,蛙人们潜泳上浮,投入战斗。这么做,是因为不能让蛙人们长时间在冰冷刺骨的江水里潜泳太长时间,一来耗费体力和热量,二来消耗氧气**里的氧气。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油老鼠们在黑沉沉的水底如何判别方向?这就要靠鱼雷艇水兵的指示了,双方用无线电对讲机进行联络。到时候,卜潇会在水底引爆一颗水雷,引爆前会通知鱼雷艇上的欧阳四海,我估计我们已经到陆奥号下方,一分钟后引爆信号水雷,欧阳四海会睁大眼睛看,那颗水雷里装满镁粉,会放射出十分显眼的强光,通过那颗水雷强光的位置,欧阳四海会告诉卜潇你们确实到了或者你们位置出现偏差,向某方向移动多少米。此时的科技自然跟后世没法比,没有什么夜视镜,没有什么探测器,只能使用这种土办法。

    76艘鱼雷艇、76艘油老鼠、380名鱼雷艇水兵、304名蛙人,在义无返顾中劈波斩浪地冲向长江上的日军战列舰队。

    1月4日晚上8时25分,南京以东距南京约十二公里的长江水面上,陆奥号战列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亲王殿下!舰队参谋长草鹿少将再一次忧心忡忡地跑到站在舰艏甲板上的朝香宫鸠彦王中将的身边,舰队还有五分钟就要展开炮击了,到时候,支那军肯定会展开反击的,陆奥号在舰队里比较靠前的位置,您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请您还是迅速转移到舰队后方的长门号上吧!他苦口婆心地劝谏道。

    怕什么?鸠彦王中将很不以为然,我要在这里亲眼看着南京城支那军被摧毁掉!至于我的安全问题,草鹿参谋长,你多虑了,支那军岂能伤我一根毫毛?他脸色绷得铁青,眼中闪烁着一种亢奋的狂热目光,这是一种恶人在吃亏后即将展开报复时特有的凶狠恼恨目光。南京战役持续三十五天,日军大吃苦头,死伤人数已经逼近11万(包括朝鲜军和台湾军),不得不让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鸠彦王中将对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里的中国人恨之入骨,眼下可以亲眼看着他们被轰得血肉横飞,如此狠狠解恨的大好机会,他岂能放过。

    亲王殿下!草鹿少将心急如焚,真的很危险的!陆奥号其实也在支那军紫金山舰炮的轰击范围内呀!虽然陆奥号会一直移动,他们的舰炮也不具有这里的精确坐标,但是,什么事情都有万一,万一有一发炮弹不偏不倚地落到陆奥号上,那么您我们该如何向天皇陛下交代啊!

    好啦!鸠彦王中将十分不悦地道,草鹿君,马上要战斗了,你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你忙你的去吧!我在这里没问题的。婆婆妈妈的,岂是帝人风格?

    草鹿少将神色有些难堪地讪讪离去。

    父亲鸠彦王中将身边的一个海军中尉笑着道,草鹿将军也是担心您的人生安全,您刚才的话有些重了点。

    这个海军中尉是鸠彦王中将的次子音羽正彦,此时在陆奥号上担任实习军官。

    哼!鸠彦王中将冷哼一声,正彦,你难道不知道?海军的这帮家伙,鼠目寸光,只在乎门户私利,完全没有大局观,要不是他们磨磨蹭蹭到现在,帝岂能一直难以攻陷南京?陆军拿不下南京,海军起码要负一半责任!对他们何必客气!

    音羽正彦忍不住苦笑:可是,父亲您在这里确实有点危险

    危险?鸠彦王中将冷笑起来,何来危险?他举目环顾,眼帘之中是一幕气吞山河的画面:满载排水量高达吨(改装后)的陆奥号犹如一座钢铁岛屿般横行在长江之上,又犹如一头令人望而生畏的水怪巨兽,舰身上,上百门(挺)高射炮、高平两用机炮、高射机枪犹如钢铁森林般刺向夜空,在陆奥号的身边,四五艘驱逐舰众星拱月地环绕游弋着,密切地监视着黑沉沉的江面,而在驱逐舰队的外延,二三十艘炮艇、汽艇犹如水上轻骑兵般纵横飞梭、机动警戒,整个方队的前方,又有四五艘驱逐舰一字排开地横列在长江上,搜索开路,前方的前方是十多艘扫雷艇一字排开,波涛滚滚、白浪如练,划开了梳子般整整齐齐的上百道轰鸣作响的尾迹水花,弧形交错、直线纵横。这段长江的水面上,堪称是舰艇如梭、涛声如雷,横行江面上的日军舰艇以百舸争流之势乘风破浪。凌厉的寒风中,雪花纷纷扬扬而落,更是给这一幕战争画面增添了几分雄壮气氛。舰队所在江段的江北江南陆地上,奉命在陆上保护舰队的第9、第18师团的四万余人马迎风驰骋、踏雪前进,脚步声沉闷如鼓点。看着这一幕,鸠彦王中将十分得意:古往今来,这条亚洲第一大河、世界第三大河上可曾出现过这么庞大的舰队?支那人自己做不到,大日本帝国做到了。豪气满怀之下,鸠彦王中将忍不住放声吟道:

    敌我两军今若强?巨舰恰似迅雷过。南京城外三更雪,十万雄兵破长江。

    陆奥号的舰桥指挥室内,舰长高木武雄看着手里的码表,随着时间慢慢抵达8时30分,他冷然下令:所有主副舰炮——突代!

    霎时,长江鼎沸,南京翻腾。

    即便身在距离南京城区有一定距离的大胜关,蒋纬国还是感受到了这种天塌地陷般的剧烈震颤,他两腿微微发抖,不是被吓得,而是被震得,因为地面在晃动,长江上水浪腾空、烈焰冲天,陆奥号、伊势号、日向号、长门号这四艘艨艟巨舰的百十门主副舰炮一起对各自预定目标展开了排山倒海的齐射猛轰,声势惊天、山河变色,就连蒋纬国这种打心眼里看不起日本人的大中华主义分子,也不得不被日本人制造的战争伟力给彻底震撼了。震耳欲聋的钢铁咆哮中,大口径舰炮炮弹出膛时形成了飓风般的强大冲击波,在军舰四周江面上推开了一道道弧形的立体水墙,奔腾轰鸣着,交错汇聚、翻江倒海,冲击波同时在军舰四周空气中推开了一强劲的气浪,狂风呼啸着,波澜迭起、风起云涌,气浪中硝烟翻卷,犹如乌云黑雾般滚滚笼罩在长江上,黑云间电闪雷鸣,一束束耀眼夺目的白光在惊天动地的炮击声中此起彼伏地闪耀着,电火如炬,映照得夜空一片令人触目惊心的通红,长江、长江两岸陆地、长江边上的南京城犹如被层层叠叠的火烧云给覆盖了般;赤红色的半空中,一重磅炮弹不断地撕裂空气,发出摄人心魄的尖利呼啸,拖开一丛丛交叉纵横的弹痕尾迹,形成一道道暗红色的彩虹,气贯长虹地横跨在长江和南京城之间。

    再望向南京城,蒋纬国的心头顿时像被灌了铅般沉重无比。

    日本人目的明确,重点炮击目标就是紫金山、雨花台、幕府山、北崮山、红山这五座炮山,所有的炮弹都在暴风骤雨般地倾泻向这五座山,完全没有对南京城区或南京军的城外阵地展开轰击,而五座山里,紫金山首当其冲,是日本人的第一打击目标,三分之二的炮弹都落在了紫金山上。蒋纬国看到,长江上拔地而起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天烈焰,犹如流星雨般掠夺夜空天际,劈头盖脑地、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紫金山上。不算小但也不算大的紫金山在这些从天而降的烈焰狂澜中疯狂地颤栗癫狂起来,日军的舰炮炮弹像成百上千的铁锤,猛烈锤击紫金山这块炼钢炉里的铁块,天崩地裂、天旋地转,固态的紫金山此时宛如液态的岩浆,山体表面完全崩溃塌陷,形成了一场又一场的泥石流,被日军舰炮炸碎的土石甚至汇聚成了黑色的瀑布,更有部分山体表面岩层完全被炸塌断裂,继而轰然而落,一泻倒地,扬起冲天灰土,整座紫金山完全陷入了火海中,山体表面熊熊燃烧,烈火如潮、席卷遍地,山上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燃烧,树木都被砍光了,燃烧的是炮弹爆炸后的炸药粉末,因为落下来的炮弹多如冰雹、密如暴雨,炸开了漫山遍野、此起彼伏的无数火球,没完没了地翻腾膨胀着,形成了笼罩全山的滔天山火。根据日本人事后的统计,他们对紫金山的这场舰炮打击,耗费的舰炮炮弹的总价值足足超过150万美元。在近乎狂暴的舰炮火力打击中,紫金山天塌地陷、天昏地暗,整座山就像发生八级大地震般剧烈颤抖,烈火遍地,爆炸震荡波形成的气浪更是铺天盖地,犹如龙卷风般呼啸横扫,掀起了沙尘暴般遮天蔽日的巨量烟尘。石头被炸成粉末,泥土被炸成灰烬,南京城内因此而簌簌地落下了一场由石头粉末和泥土灰烬形成的黑雨。事后重新测量时,紫金山第一高峰北高峰的海拔已经从449米降至444米,被削减整整五米,第二高峰小茅山则从350米降至347米,第三高峰天堡山则从250米降至246米,被炸飞的土石超过两万方,山上弹坑超过3000个,山体表面60%的工事被摧毁,山体内的坑道工事也有30%被摧毁,基本上是被震塌的。

    日军的舰炮轰击给南京军造成了十分重大的损失,尽管各部队都已经得到了隐蔽命令,但还是有超过6000名官兵伤亡于日军炮击,三分之一是直接被炸死炸伤,三分之二是死于震伤、火灾、坑道塌陷、工事毁坏等日军舰炮的间接杀伤。伤亡官兵里有5000人是伤亡于紫金山阵地,日军炮击展开后,官兵们都蜷缩在堑壕里、战壕里、坑道里,这些工事震荡得就像惊涛骇浪里的小船,官兵们被震得牙齿磕破嘴唇,个个满嘴鲜血淋漓,很多官兵被震伤内脏、痛苦不堪,还有的官兵被震聋了耳朵甚至被震坏了脑组织。天堡山炮兵营营长王业成在事后两眼含泪地说道:日军炮弹落下来后,我真以为南京发生了大地震,弟兄们躲在坑道里,咬牙坚持着,我们炮兵弟兄们都抱着火炮上的精密仪器,为什么呢?因为那些精密仪器要是被震坏了,修难修,买没处买,我们弟兄们是用自己身体来缓冲震荡波,保护那些精密仪器。我们并不是认为人命不值钱,而是咱们国家穷啊,不得不拼命,说难听点,一门大炮真的要比使用它的一个炮组的那些人命更值钱,我们也没办法啊。炮击时,有一个坑道摇摇欲坠,即将被震塌,但里面存放着很多的火炮零件,弟兄们急忙喊道‘快点抢救零件’,一个个争先恐后地钻进那个已经开始崩塌的坑道里,结果,坑道猛地塌了,三十七个兄弟啊,一个不剩地都被活埋在了里面。日军炮火真的太猛了,舰炮的杀伤力实在太强大了!炮击后,我出去看了看,我的天呐,紫金山哪里还是地球上的山,根本就是月球上的山啊,漫山遍野都是冒着烟的陨石坑。哦,我忘了说,我们天堡山炮台在战前就是大名鼎鼎的紫金山天文台,这座天文台可是我们中国的第一座天文台啊!建设天堡山炮群时,我带人帮助天文台人员撤离,看到了很多他们观测到的月球表面的资料,真的,紫金山就跟月球一样,都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陨石坑。我走了两步,差点儿跌倒,因为地上泥土居然让我一脚踩得陷到了膝盖。

    大胜关要塞的江边上,蒋纬国、张云等军官怀着肃穆庄严的心情给欧阳四海、卜潇等鱼雷艇官兵、蛙人特种兵送行。蒋纬国端起一碗酒,眼含热泪地道:弟兄们啊,靠你们了!

    欧阳四海、卜潇等出击官兵们都举起酒碗:我们一定不辱使命!欧阳四海随后又望向卜潇,老卜,你看看。他指着附近的长江上,一队队鱼雷艇正蓄势待发,76艘鱼雷艇、380个兄弟,包括我在内,我们380个兄弟都心知肚明,此去基本上是一去不复返,我们用鱼雷艇冲击日军的舰队,跟自杀送死没区别,但我们还是要做,为了掩护你们。兄弟,不要辜负我们的!你们一定要成功啊!

    卜潇等蛙人们的眼中都涌出泪花:兄弟们,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欧阳四海向卜潇敬礼,卜潇回礼,两位年轻的军官随后互相拥抱。

    兄弟,你们加油吧!一定要成功!

    兄弟,你们也是,活下来!跟我们一起庆祝胜利!

    蛙人们向鱼雷艇水兵们敬礼,鱼雷艇水兵们回礼。几公里外,日军舰炮正在大放雷威,冲天火光映照在这些年轻的中人的脸上,无一不是视死如归的刚毅和绝然。蒋纬国同样热泪盈眶,他暗想道:其实,我们中人不差啊,真的不差!他们只是没有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指挥者、组织者,万千的中人的满腔热血,在原先历史上其实都被白白浪费了。我的使命就是让他们的鲜血不再白流,让他们即便战死,也死得真正地有价值!

    夜空中传来轰鸣的飞机引擎声,蒋纬国看了看手表,9时整,时间很精准,空军出动了,共四十多架中国空军飞机起飞迎战,大部分是战斗机,少部分是斯图卡轰炸机,只有14架,这是中国空军最后的斯图卡了。驾机参战的中国空军飞行员们都很清楚,他们执行的是一项非常凶险的任务,首先,成功打击日军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是夜间作战,并且还下着中雪,能不能安全飞行都是一个大问题,其次,日军早有防备,舰队里的高射炮、机炮、高射机枪多得堪称密密麻麻,但他们还是义无返顾地出动,他们的目的是在日军舰队上空飞来飞去,从而吸引和干扰日军的注意力。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