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之我是蒋纬国:第465节 尔虞我诈(4)

    男人迅速回过神,掏出什么东西试图往嘴里塞。

    两个躲在门后的海统跳出来,扭住男人,强行取走了男人手里的氰化钾。

    大晚上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自杀?刘企笑起来,我猜,你其实是来通风报信的吧?是向莫斯科通风报信还是向别的地方通风报信?反正不会是东京,是吧?

    男人徒劳无用地挣扎着。

    济州岛。刘企看着男人,在那里,我们局座蒋纬国遭到一批不明身份者的刺杀,看上去很像是日本人做的,我们甚至还怀疑到了裕仁的叔父朝香宫鸠彦王的身上,实际上呢,是你们做的,你们为了栽赃陷害日本人,虽然日本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这么做,根本目的是为了挑起中日战争,这样才最有利于你们。我们本不会轻易上当,但有你在其中穿针引线,日本人的嫌疑一下子大大增加了,毕竟,你身份太特殊了,尾崎先生。

    被海统特工牢牢控制着的尾崎秀实露出绝望的表情。

    一个日本人,却信奉着布尔什维克主义,并且还是日本首相的政治顾问和私人秘书,啧啧啧,这个身份,价值真是太重大了,你是他们的一张王牌,一张不能轻易被动用的王牌。刘企看着尾崎秀实,露出嘲讽的笑意,很可惜,你的组织到了不得不动用你的地步,所以,你暴露了。你还记得吗?当初在纬国号驱逐舰上,我第一次跟你谈话,军医就在隔壁房间里抢救我们的局座,我吩咐军医,局座不管是否有危险,都要在跑来向我报告时故意说不行了,从而套出了你的话。可笑的笨蛋!他一挥手,我们一直留着你,是为了让你可以安然地给莫斯科发去误导苏联当局的秘密电报,现在嘛,反正我们就要对苏联开战了,也没有必要再留着你了,反正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海统特工们把浑身发软的尾崎秀实拖了出去。

    凌晨时分,蒋纬国接到了山本五十六的电报:苏军舰队已抵达日本,我方迅速控制舰队并展开搜查,果然,在多艘主要军舰的底舱内发现了炸弹。小蒋先生,你们判断是对的,苏联人试图离间我们和你们,很抱歉,我们先前错怪你们了。

    看完山本的电报,蒋纬国会心一笑,事情终于解决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是众所周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眼下这个时空的大局,蒋纬国既是当局者,因为他亲身参加着这个时代的风云变幻,但他同时又是旁观者,原因无需多言,这就让他具有同时代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洞察先机的优势,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很多可以欺骗同时代人的阴谋诡计在他面前直接会被他一眼看穿。

    被萧爻提醒后,本来就觉得这件事很诡异的蒋纬国一下子醍醐灌顶:对啊!中日互相猜忌,最大的受益者是谁?还不是苏联嘛!苏联人下这么大血本,根本目的其实是呼之欲出,自己居然被蒙在鼓里,怎么跟后世很多骗局一样,骗子的骗术其实并不高明,却把有高学历、高地位、高智商的受骗者骗得深信不疑。说到底,骗子投其所好,被骗者则利欲熏心,结果在一种自我催眠般的精神状态中被骗子骗得团团转。醒悟这一点后,蒋纬国茅塞顿开,不由暗暗嘲笑自己:妈的!老毛子玩弄的诡计也不高明嘛,老子居然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真衰!

    确定这是苏联人的鬼蜮伎俩后,蒋纬国心头豁然开朗,随后制定对策。

    只要我们正式对苏开战,日本人和德国人对我们的猜疑都会烟消云散。萧爻分析道,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西北问题最重要。

    那批苏联舰艇蒋纬国犹豫道,咱们很需要啊,特别是那些潜艇,以后用来对付日本人多好他十分肉痛,舍不得放手。

    没什么的。萧爻倒是看得很开,五十多艘潜艇,不少,也不多,我们跟日本人的最终决战估计在二三年甚至四五年后,所以我们眼下还不急需这批潜艇,实在是缺潜艇了,还可以跟德国人借嘛!不要忘了,希特勒元首当初的意思是,德中日联合打败苏联和美英法,当世界上只剩下德中日三大国时,德中再联合干掉日本,那时候,德国的几百艘潜艇不开到东方参战,难道还留在大西洋上无所事事吗?潜艇,我们并不着急。日本人担心的是什么呢?担心的是我们接下来就对他们动手,所以我们急需这批苏联潜艇,把这批苏联潜艇暂时放在他们手里,他们就等于吃下定心丸了。日本人担心我们会马上就对他们动手,实际上,我们并不会马上对他们动手,这种猜忌是可以消除的,我们不要做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当然,我们也可以趁机敲日本人一笔。

    蒋纬国笑起来:军师,还是你说得对,我确实有点贪了,有点操之过急。

    另外萧爻眯起眼睛,我发现此事中的一个细节,那就是苏军太平洋舰队的潜艇数量。日本人说苏军有73艘潜艇,但据我们所知,苏军只有53艘潜艇,其中20艘潜艇的数量差是怎么回事?

    嗯,我也发现了,感觉很诡异。

    不是诡异,是苏联人在挑拨离间。这个细节恰恰证明了苏联人在玩弄二桃杀三士的诡计。日本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应该是日本人内部有苏联人的间谍,透露出风声,‘出卖我们’的同时又‘误导日本人’,从而加强我们和日本人的互相猜忌。那个苏联人间谍的目的是,让日本人误以为我们会一下子得到73艘苏联潜艇,从而让日本人更加恐惧,我们一口咬定只有53艘潜艇,日本人会怀疑我们私下里扣留了20艘或者苏联人又跟我们有什么秘密协议,进一步地加强了中日间的猜忌。

    对!对!这是非常说得通的解释。蒋纬国连连点头。

    萧爻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陷入思索,蒋纬国觉得他的样子就像福尔摩斯在进行分析和推测。苏联人想让日本人猜忌我们,同时,苏联人肯定又想让我们猜忌日本人,这样子,中日之间的猜忌才会愈发浓重。萧爻蹙眉凝神,这批苏军舰艇,只是苏联人的一种工具,苏联人会充分地使用这个工具,并且,苏联人肯定不会真的想让我们或日本人得到这批舰艇。那么他猛地回头,目光炯炯地看着蒋纬国。

    蒋纬国摊开双手:那么什么?他跟不上萧爻的思路。

    萧爻有点无奈:我不是说了吗?苏联人会充分使用这批舰艇给我们和日本人制造出猜忌,同时又不会真的想让我们或日本人得到这批舰艇。

    所以呢?蒋纬国瞪着眼。

    萧爻无可奈何:所以,这批舰艇肯定会找个借口先去日本,然后再从日本开到中国,途中,或者被日本人‘扣押’或者发生什么‘意外’,从而让我们恼恨日本人并进一步猜忌。

    啊?蒋纬国恍然大悟,我懂你的意思了!

    如果我们推测得不错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把我们的推测告诉日本人,只要苏联人真的按照我们推测的这么做,我们的‘嫌疑’就可以洗清了。萧爻显得很自信。

    七月下旬的时候,南京军终于开始大举调动了。

    驻扎在新疆境内的第17师和第123师开出新疆,一路向西,接收苏联根据中苏谈判而愿意归还给中国的外新疆,驻扎在宁夏境内的第111师开出宁夏,开往新疆,接替第17师、第123师,驻守进新疆;同时,华北境内的第20师、第37师、第38师、第39师开向西北,展开平定西北叛乱的战事。有心人都会发现,除了第17师,南京军其余调动的6个师都不是南京军的主力部队,在冬季反击和远东战争中都只是承担后方防卫、前线协助的任务,南京军主力部队比如第77师、第88师、第99师、第74师等仍然还在靠近日占区的那几个省份地域内。

    南京军的这番调动,无疑是耐人寻味的,让各方都产生了猜测。

    所谓的西北叛乱,是以冯玉祥为首、以原西北军旧部和原马家军残部形成的新的一股试图进行割据的武装叛乱。冯玉祥就任第二军区司令长官后,不甘寂寞,意欲东山再起,积极而秘密地联络旧部,暗中招兵买马、组建军队。实际上,冯玉祥做这事似乎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西北地区此时局势动荡不稳,原先的马家军势力刚刚被清除,但还留有大批残余,蒋介石和蒋纬国一时间无暇顾及西北,使得西北陷入势力真空状态,不止如此,大概是打算借用冯玉祥的余威镇住西北,蒋介石批准了四个师的番号给冯玉祥,令其有了名正言顺的扩军理由。冯玉祥可谓顺风顺水,蒋介石和蒋纬国或对西北暂时鞭长莫及或对西北没什么兴趣,并且他还得到了一些国内外势力的支持,短短一个月内,冯玉祥的人马就达到了十万之众,既有重新聚集起来的原西北军旧部,也有闻风归顺的原马家军残部,还有就地招募征集的大批新兵,数量庞大并且武器装备颇为精良。但是,在七月下旬时,蒋介石突然发电报给冯玉祥,要求其所部立刻前往两湖一带进行驻防。对此,冯玉祥深感措手不及,他认为,蒋介石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没想到自己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居然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聚起数万人马,所以急急忙忙地展开亡羊补牢,想要扼杀掉自己的势力。此时,冯玉祥只有两条路,一是老老实实地服从蒋介石的命令,让蒋介石把自己和自己好不容易重新组建起的部队调到湖南湖北,但是,湖南湖北都是蒋介石的地盘,冯玉祥部队一旦进入蒋介石的地盘,必然会是自投罗网,有来无回,遭到蒋介石不动声色的肢解、分化、吞并乃至消灭,二是抗命不尊、武力反抗。

    据说,冯玉祥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后,一夜未眠,想了整整一宿。冯玉祥跟蒋介石是结拜兄弟,蒋介石称呼冯玉祥大哥或盟兄,但两人的实质关系肯定不是真正的兄弟,而是对手,冯玉祥先后两次败给蒋介石,一是北伐之后的蒋冯战争,二是中原大战,西北军家底输得一干二净,眼下,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第三次东山再起,实在不愿意把机会拱手让出。一枪不放就投降,冯玉祥难以做到,更何况,他也不愿意再被蒋介石像笼中鸟一样养起来,因此,思索一晚上后,各方面的原因促使冯玉祥做出了孤注一掷、放手一搏的最终决定。

    7月27日,冯玉祥在兰州拒绝了蒋介石的调动命令,随即,陕西的胡宗南部大举进攻已经被冯玉祥控制的甘肃,双方在天水爆发大战,结果西北军大获全胜,胡宗南部一败涂地,两个师被击溃,丢盔弃甲、狼狈不堪,被西北军缴获辎重物资不计其数。

    闻讯后的蒋介石雷霆大怒,狠狠地呵斥了胡宗南一顿,痛心疾首地指出自议和之后,无大战之危机,马放南山、安逸怠惰,腐化堕落至如此地步,革命精神尽丧,不得不调动南京军参加平叛。蒋纬国随即命令第20师、第37师、第38师、第39师开赴西北参战。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