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之我是蒋纬国:第090节 山城

李宏锟只知道蒋纬国的部队叫第918团,并不知道该团具体有多少人,从而造成了刘湘等人的低估。

因为刘湘等人基本没把蒋纬国当回事,他们只是担心蒋纬国后面的蒋介石,所以第918团在重庆没遭到攻击。

实际上,刘湘虽然很想拔掉蒋纬国这根肉中刺,但他也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一来蒋纬国这个团拥有中央军的正统名分,二来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儿子,攻击蒋纬国部队的性质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因此刘湘等人迅速取得统一意见,只要蒋介石不继续往重庆增兵,蒋纬国这个团进驻重庆的事,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蒋介石的当代诸葛亮杨永泰已经通过一系列策略和计谋,成功地把中央嫡系势力渗透进了四川省,所以刘湘等人此时确实不敢动蒋纬国。

    蒋纬国和杜聿明、孙立人、齐学启、廖耀湘等人在重庆安营扎寨后,枕戈待旦地等了两三天,发现局势风平浪静,川军并无太大动静,只有两个师开到了靠近重庆的泸州和内江,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了,刘湘等川军高级将领还给第918团发来慰问电报,并派人送来一些猪肉咸鱼之类的劳军慰问品。

    松口气后,蒋纬国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建设重庆战时防御体系的重要工作,他先向蒋介石申请了两百万元法币的经费,自己也掏了不少腰包,然后以第918团和重庆市政府为动员力量,开始在重庆展开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蒋纬国跟李宏锟一起研究,把重庆市城区细细地划分为十七个区,每个区挖掘一两条大型防空洞;同时,派遣人手在重庆市四周郊区寻找适合建立机场、设立防空炮阵地、设立空袭预警站的地方,并且还让重庆市政府从现在开始就对重庆市居民展开防空知识的宣传和普及。

后来的战争事实证明了,蒋纬国此时未雨绸缪的举措堪称善莫大焉、造福万民,重庆市百姓为感谢蒋纬国还特地给他竖立了几座雕像。

    李宏锟算是彻底地慌了手脚,他虽然是陆军中将,但就是一个市长,没有军权和实权。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宏锟是四川内战中被淘汰出局的失败者,所以当这个有名无实的重庆市市长,四川省众军阀让他当这个市长,一方面是让他混日子混口饭吃,一方面是让他做四川省的看门人,万一有什么情况,第一个死的是他,或者,第一个被扔出去背黑锅当替死鬼的也是他。

眼下,李宏锟不由得摇头苦笑,他真心觉得几天前到重庆微服私访的蒋二公子蒋纬国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瘟神,先是在他地盘里拐跑了杨森最宠爱的九姨太,为此,杨森已经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并声称早晚要给他好看,接着,这个蒋纬国又带着几千人马明火执仗地回到重庆,此举分明就是中央军要跟川军彻底撕破脸的前兆。

李宏锟算是成了风箱里的老鼠。

    李宏锟手上有一支部队,重庆市保安团,两千多人,都是新兵,大部分成员是收容来的地痞流氓、无赖混混,装备极差,不折不扣的乌合之众。

按道理,李宏锟应该执行此时四川王刘湘的命令,阻挡蒋纬国入城,并且刘湘等川军高层也已经发来电报,声称各路援军马上就到,但李宏锟没想到蒋纬国来得这么快,披星戴月地赶来了,让他措手不及。

李宏锟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忠于刘湘,阻挡蒋纬国入城,二是顺应大义,投靠中央,热烈欢迎蒋纬国入城。

李宏锟仅仅思考了一分钟就决定选择第二个,因为他根本没法阻挡蒋纬国。

    二公子,你怎么连夜来了?太突然了,我和诸位同僚都来不及组织一个欢迎仪式啊!重庆市郊区的入城通道边,李宏锟带着一群从被窝里叫醒的重庆市政府官员们,脸上堆满了光彩照人的笑容,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真不好意思,大晚上的打搅李市长您和诸位了。

蒋纬国也笑容可掬,军令如山嘛!纬国既是党人,自当遵从上峰命令。

根据我父亲根据蒋委员长的命令,我团从即日起,进驻重庆,负责重庆的城防事务。

以后,我们要给李市长和诸位添麻烦了,还望不要介怀啊!    哪里!哪里!李宏锟连连道,分内之事,谈何麻烦!二公子,快请入城。

    不!不!蒋纬国坚定地摇头,部队入城的话,岂不是打搅民众、糜烂地方?我们就驻扎在城外。

部队所需要的粮食、生活用品等日常开销,我们也会用军费跟重庆市政府或重庆百姓们按市场价购买,绝不会违纪扰民。

    肯定的!肯定的!李宏锟再次连连道,二公子乃委员长之子、党国青年后起之秀,自然统军有术、练兵有方,贵部必能与山城百姓和睦相处、军民一体他满口的恭维词汇,因为他知道,自己开门揖盗、引狼入室等于表明自己已背叛四川、投靠中央的立场,以后想过上太平日子,肯定要跟这个蒋二公子好好地亲近亲近。

    把李宏锟等政府官员打发回城后,蒋纬国跟杜聿明、孙立人等人迅速展开调兵遣将。

    摊开一张重庆市地图后,孙立人显得胸有成竹地指点江山;我部虽然兵强马壮、装备精良,但毕竟人数有限,所以如果川军真的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反扑我部,我部必须做好战备措施。

首先,我部不能与川军在城外野地展开野战或阵地战,其次,时间有限,刚才听李宏锟的意思,刘湘等人已经率部回援重庆,因此,我部应集中兵力,决不能犯分散兵力的错误,重点是把守鄂西通往重庆的咽喉要道,即塔子山、盘龙山这两个长江南北岸的制高点,只要我部占领此二地,既可确保中央军主力随时能进入重庆,也能占据地理优势,不被川军驱逐出重庆,三来可扬长避短,用炮火居高临下地压制住重庆全城,四来背靠长江,有利于得到海军舰队的援助,无论是占据登陆场等待后续部队从长江上岸,还是乘坐海军舰队撤离,都是游刃有余的。

    抚民所言甚是,此方案确实是面面俱到。

杜聿明、齐学启、廖耀湘都表示同意。

    蒋纬国笑着看着孙立人,这个海归派精英此时总算得到了实战机会,自然是兴奋难耐,估计他早就提前研究过战斗方案了。

    建镐,你的看法呢?杜聿明这个上校团长再次对蒋纬国这个上尉营长不耻下问。

    蒋纬国无奈地道:副团座的方案非常好,既然诸位长官都同意,我当然也赞同了。

    齐学启也很无奈:我们真的要跟川军开战么?    应该不会的。

廖耀湘说道,我们毕竟是中央军,又是奉校长命令进驻重庆,可谓出师有名,刘湘如果明火执仗地对我们下手,那跟叛国有何区别?刘湘等人虽然跟中央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但明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军官们都表示赞同,估计不会真的开战,但也不排除有万一情况。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