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宋:第19章 挑灯夜战

小说: 那宋   作者:桂花豆腐脑   回目录  举报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胡余安慰着那位妇人。

    夫君,你手别乱动,旁边还有人呢。

    不好意思,放错地方了

    随着一架架的雪橇做好,胡余的心慢慢也就静了下来,一面吩咐下人去给工匠们准备吃食,一面让手下去把物资都整理好,装到雪橇上面。

    经过一夜的忙碌,总共五十多架雪橇整整齐齐的摆在府衙门口,所有的物资都装在了上面,用绳子绑的很牢靠。工匠们做完事情后都坐在屋里吃着饭,胡余看着众人吃饭的时候都打着哈欠,拱了拱手说道;今天胡某感谢大家的帮助,等我把东西送到黑水城回来之后,定会设宴感谢。

    大家看到胡县令这样说,也都站起来纷纷还礼,赵二叔哪里想过一个县令老爷会如此客气,一时间呆在了那里,还是旁边的工匠提醒,才知道站起来还礼。

    向众人表达了谢意之后,胡余就回到府衙门口,等待着户部官员的来到,到时候,陪同他一起把东西送到黑水城,一切就结束了。

    户部官员还没到,谢宏倒是先醒了过来,靠着板凳睡了一夜,整个人起来的时候浑身酸痛,看着身上盖得毯子,突然害怕的摸了下自己的屁股,还好,还好。

    按照昨晚的记忆,谢宏一路走到了府衙大门处,看见胡县令正在那里指挥着手下进行最后的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之处,等他安排完,谢宏笑着说道;胡县令,看来一切都准备好了,小子就先恭喜你了。

    胡余听到声音,看着谢宏,满意的说道;这一切还是多靠你啊,要是没有你的雪橇,我怕是这身官服都保不住了。

    两人正在闲聊的时候,一个穿着官服的人走了过来,离着不远处就大声说道;胡县令,不知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要是还没想出办法,我就先派人回去禀报此事了。

    谢宏看着远处的这名官员,身材微胖,留着一点胡须,看着就不像好人,站在旁边的胡余看着那名官员,笑着回答道;钱大人,真是让你费心了,幸好我运气还算不错,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等你检查一下就可以出发了。

    昨天还毫无头绪的胡余,今天居然这么有自信,钱大人狐疑的看了看府衙门口那些奇怪的东西,指着雪橇问道;胡大人,你就是用这个东西来运输物资吗?

    胡余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就是靠这个东西,这个木头架子就是我身边这个小子想出来的。随手指了一位昨天一起陪着去查勘路况的衙役你去给钱大人演示一下。

    那位衙役领了命,就去随便选了一个装有物资的雪橇,拿起鞭子赶了一下前面拉着的马,由于物资太多的原因,一下子没拉起来,其他的衙役见状,赶紧上去推了一把雪橇。动起来之后,大家就放开了手,让马独立的拉着雪橇走。

    那名钱大人看着马拉着那个奇怪的木头架子在雪地上面正常的行走,皱了皱眉头,看着问道;小子,这个办法是你想出来的嘛?

    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钱大人,谢宏还是笑着拱了拱手,说道;钱大人,这个雪橇确实是我想出来的。

    这位户部钱大人名叫钱丰,本就是户部仓部司的主事之一,主管物资运输,见到这么新奇的运输工具自然产生了兴趣,虽说胡县令和这个少年都表明了这个物件确实是面前这个少年发明的,但看着这么年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既然出发还要一段时间,钱大人就当着谢宏面向胡县令仔细了解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胡余因为这件事本就对谢宏有好感,为了他更好的前程,便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钱丰。

    钱丰知道了全部过程之后,重新打量了面前这个少年,和胡余产生了一样的感觉,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少年做出来的,当然他从胡县令的话中听出了推荐之意。

    想了一会之后,钱丰轻声说道;胡县令你的意思我懂,但我希望这小子可以把这个雪橇完整的交给我们仓部司,等回京之后,我自会为他请功,你看怎么样。

    胡余听到面前这位钱大人居然愿意为谢宏请功,虽说完整的把雪橇交给户部就等同于这个东西和谢宏无关了,但谢宏这个普通人也不需要这些功绩,再三思考过后,认真的说道;这小子虽然脾气有点古怪,但如果知道此物有助于国家,想必应该会同意的,我先和他说一下。

    看到钱丰点了点头,胡余面带喜气的走到谢宏身边,说道;谢小子,今天有件天大的好事落到你头上了。

    谢宏看着胡余这副表情,还说有好事落到自己身上,不禁怀疑了起来,经过了一番无厘头的猜测,终于想到了最有可能的答案,不敢相信的说道;胡大人,请你自重,虽然我这次帮了你,但你休想让我娶你的女儿,虽然我还没见过。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在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之后,胡余黑着脸,咬着牙说道;你小子想什么呢?别说我没有女儿,就是有,也不会嫁给你这个贪财的小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不是就不是,这么激动做什么,谢宏抽了一下嘴角,说道;是你说有好事的,我不就小小的猜测一下吗?

    这句话提醒了胡余,自己还有正事要说,其他的事情以后再算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刚才把你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钱大人,他希望你可以把这个雪橇完整的交给户部,当然好处少不了你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原来是这件好处,只要不是美人计就好,看看自己帅气傲天的面庞,呸,一群人真没眼光,谢宏其实心里清楚,这个雪橇对于自己来说,除了运粮和泡妞,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而对于这位钱大人来说,可就是一个好的政绩,不如就顺水推舟,做一个人情的同时还可以拿点好处。

    好,这件事全按胡大人说的办。

    见谢宏还算识时务,胡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算你小子聪明。说完之后就对那边等待的钱丰点了点头。

    钱丰看这件事情成了,也就笑着走了过来,满意的说道;胡大人这个青崖县治理的好啊,等我回到开封,定会为你美言几句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自己的好处,都当了十几年的县令了,一直就是因为上面没人提携,才一直升不上去,现在居然因为谢宏沾了光,胡余搓着手,开心的说道;那就多谢钱大人美言了,也恭喜钱大人立此功劳。

    这两个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进行了如此肮脏的交易,还敢笑的如此开心,简直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廉耻,谢宏鄙视的看着二人,进行了一顿抨击后,突然想到了空地的问题,就插了个嘴说道;胡大人,不知道上次说的那块空地怎么样了。

    正在兴头上的胡余听谢宏说起来空地的问题,就指着昨晚去接赵家村的那名教刘一刀的衙役说;刘一刀,你去带谢小子看看东市那边的空地。

    没想到胡县令这么爽快,谢宏也乐呵呵的拱了拱手说道;多谢胡大人了,小子也先恭喜二位大人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