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宋:第48章 闫公子

小说: 那宋   作者:桂花豆腐脑   回目录  举报
    也别这么说,他爹要不是靠着他爷爷,也早就被打死了。

    赵二叔虽然是青崖县的人,但以前只是偶尔来一趟县城,对于这个闫公子并不熟悉,可是今天算是知道了,这个闫公子可并不是什么公子啊。

    当一座偏远的小县城突然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时,它立马会成为人们的聊天话题。

    和几个月前的灭门惨案一样,人民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以青崖茶楼为初始点,第一批客人为传播者,一传十,十传百,不到半天的时间,整个青崖县就已经传遍王小蒙和谢永强的爱情故事了。

    走在大街上,每个人的嘴里都在讨论着和乡村爱情有关的一切,王小蒙的痴心,谢永强的愚孝,以及谢广坤霸道的做事方法,都成为了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内容。

    像闫丁和林峰一样的争吵话题也存在于各处,到底是门当户对更重要,还是自由爱情价更高,争吵的双方各执一词,谁都有谁的道理,谁都不服对方的辩解。

    据不完全统计,青崖县当天共发生了十七起打架斗殴案件,作为主张门当户对派的胡余,把每个主张自由爱情的人打了十大板之后,就都撵了出去。

    在同样认同自由爱情的胡夫人知道这件事后,胡余当晚不得不在书房睡了一夜,连被子都没有,只盖了一张毯子瑟瑟发抖。

    东市里行商的过路商人也都纷纷推迟了行程,决定明日来一起去听听现场版。

    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昨夜留在茶楼守夜的赵勇一打开门,就看见门口已经站满了人。

    小兄弟,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啊,我可都等了老半天了。

    是啊,是啊,我可是从城外赶来的。

    我今天本来是要走商的,都特意改了行程,你们还是赶紧开始吧。

    赵勇一开始还以为这么多人是来闹事的,听他们这么一说,回答道;你们都先别急,我这就去叫人。

    说完就回到屋里和另外一个守夜的人交代了一声,然后就赶紧去找谢宏了。

    跑了没几步,就到了宿舍区。

    赵勇看到正蹲在门口洗脸的狗子,问道;狗子,你谢大哥人呢。

    狗子指了下屋子说道;谢大哥还没醒呢。

    此时谢宏还在梦里和赵灵儿做一些没羞没躁的事情,嘴角流露着一丝无耻的微笑。

    赵勇焦急的掀开谢宏的被子,说道;宏哥儿,赶紧起来吧,茶楼那边来了一堆客人等着听书呢。

    从温暖到寒冷只需要一瞬间,谢宏揉了揉发困的眼睛,才看清了来的人是赵勇。

    四哥,你刚说什么客人啊?

    赵勇又重复了一遍;我刚说茶馆来了好多客人,都在那等着听书呢。

    对于这种凡事都来向自己求助的情况,谢宏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更希望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而不是每次遇到事情就来找自己。

    四哥,你去找二叔,胖婶,狗子,李师傅还有周玉儿,告诉他们一切照旧,我今天就不去了。

    听到谢宏说不去,赵勇很是慌乱,说道;你不去,我们行嘛?

    谢宏站起来,用力的拍了拍赵勇的肩膀。

    行也行,不行也得行,就按我刚才说的做,赶紧去吧。

    赵勇虽然不明白谢宏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那边客人等的急,也就不再追问,就按照谢宏的话去找赵二叔等人了。

    事实证明,谢宏果然是最懒的那个人,除了他,所有的人早就起来吃过饭了,赵勇找到赵二叔等人后,把早上的事情和谢宏的话同他们说了一遍,就一起去茶楼。

    等赵勇带着人重新回到茶楼的时候,外面那些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嚷嚷道;赶紧开始吧。

    赵二叔见客人那么多,就让狗子带着服务员,把所有人排成两个队伍,按照昨晚谢宏说的每人五十文钱的茶水费,挨个收钱放进去,其他人也都进去准备自己的工作。

    今天来的客人中有不少是昨天来过的,自然是熟门熟路,都招呼着服务员上焦糖瓜子,盐水花生,其他新来的人也都学着要了一份,新奇的口味很快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这边书还没开始说,瓜子都磕了一半了。

    李博正式开始说书的时候,大家也就都安静了下来,认真的听着故事。

    一切事情都进行的很顺利,上小食的上小食,说书的说书,周玉儿也认真的算着每一笔账。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